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

 
 前期電子報    訂閱電子報    文化部電子報
神龍活現過大年/北辰館訊第46期 發刊日期:2012/01/01

 

筆底煙雲─書法藝術創作與賞析

文/羅際鴻(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造形藝術碩士,竹塹文教基金會董事)
 
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言
常有人問「怎樣欣賞書法美」?如果欣賞書法只留意到「漢字」的形式與符號表象,就太淺薄了。蘇東坡曾說「論畫以形似,見與兒童鄰」,論書法亦同。書法成為全世界最獨特的藝術,為歷代文人所重視,為中華民族芸芸眾生、世世代代作為修身養性自我訓練的媒介,絕非偶然,更不是漢字表面「形式美」所能致之。
有學者認為,整個中國美學史,可以透過書法史來討論。說明書法史在中華民族數千年文化史中佔有的分量。
這篇連載文章,由淺入深,從具體筆法、章法、到抽象或形而上的哲理層次,一層一層撥開書法的神秘面紗。盡量用淺顯文字剖析,避開深奧難懂的文言文,偶若無法達意,在所難免。須強調的是,有幾個關鍵課題會一再重覆並貫穿全文,希望對初習書法的讀者有所啟發,也希望前輩專家不吝指正。
 
米芾「蜀素帖」,多側轉中鋒。
黃庭堅草書「花氣詩帖」,中鋒為主,部分側轉中鋒。
 
壹、 書法用筆
一、中鋒與側鋒
 漢代大書法家蔡邕最早提出了「唯筆軟則奇怪生焉」的名言,點出了我國書法、繪畫與西方美術最根本的差別。軟筆善於變化,結合書寫者氣由心動的書寫過程,使書法成為一門獨立的藝術。也因筆軟,操控毛筆的「用筆」原則,成為書法藝術最根本要件。元趙孟頫便說:「結字因時而移,用筆千古不易。」漢字結構隨著時代改變,但書法用筆,至今依然承襲兩千年前漢代出現書法理論以後所訂下的基本原則,如蔡邕「筆論」、「九勢」兩篇,為用筆原則奠定了深厚基礎。
 蔡邕之論與趙孟頫「用筆千古不易」,從最基本、最具體的形式層面作了解,「中鋒為主、側鋒取妍」和避免偏鋒的運筆方法,又是其中關鍵課題。
 何謂「中鋒用筆」?古人說,欣賞書法作品,對著光源觀察紙背,在墨色濃度適當時,線條中央有一條更黑的細微線條。這是圓錐形筆鋒在紙面運行過程,一路維持線條中央行進的墨水集中現象。當中鋒行筆寫到毛筆所含墨水將盡,筆毫會平均鋪開,與紙面磨擦,又形成萬毫齊力的飛白效果;也就是說,只有中鋒行筆才可能萬毫齊力。篆書、好大王碑、鄭羲下碑…等,都適合筆筆中鋒。
 若功力不足,無法控制筆鋒,筆鋒一路偏側到底,便成偏鋒,線條兩側被紙吸附的墨水量會明顯不同。有一句罵人的老話叫做「走偏鋒」,便可證明用偏鋒寫字,自古就被不認同。
 另一種用筆方法為側鋒,實際上是「側轉中」,意指下筆時,筆鋒有時偏於一側,但行筆過程要適當轉向中鋒,時而偏側時而轉中,會讓線條變化非常豐富。楷書撇畫,最易出現側轉中。最重要的是收筆要懂得用筆尖彈跳起來,古人說「提得起,不中亦中」。米芾曾說自己能夠八面出鋒,也是這個道理。草書、行書或楷書,常會大量使用「側轉中」筆法,寫王羲之蘭亭序、顏貞卿楷書、蘇東坡寒食帖到鄭板橋六分半書,莫不如此。(六之一)
上為中鋒,折筆回鋒,稱為收鋒;下為側轉中鋒,注意從筆尖提起,稱為出鋒,亦即「提得起,不中亦中」。
上為偏鋒到底,筆毫無法齊力;下為中鋒後筆毫散開,萬毫齊力的「飛白」效果。

 

 回電子報列表
 
 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