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文/陳美虹 推廣輔導組

余秋雨在《藝術創造工程》一書談到:「藝術生命凝鑄的契機,在於藝術家的心靈與客觀世界的各種奇異遇合。」而樹藝家李永謨老師便是如此。他的不完美成就不凡的藝術,也只有他才能徹底悟出樹」給的啟示。

李永謨老師1961年生於嘉義縣布袋鎮,是父母、家族期盼的男丁、長子。生長在務農的大家庭內,父母只是卑微地希望他能平安長大;但當他十個月大即將開始學步時,感染當時盛行的小兒麻痺病毒,從此只能一直在地上爬。他的母親揹著他四處求診,但結果都一樣:無效。直到八歲,聽說有人在屏東基督教勝利之家治療得不錯,母親再次揹起他去求診。終於,李永謨老師可以穿上支架(鐵鞋)站起來,這才走進國小,開始求學生涯。

上學時,他不免受到搗蛋的同學捉弄。但所幸是住在純樸的農莊裡,因與同學相處得非常融洽,總有同學在路上主動幫忙揹書包上下學、有同學陪著他行走、協助他在校園的生活。級任老師更是以鄭豐喜先生的例子不斷鼓勵他。初中畢業後,部份同學北上謀生,他和少數的同學繼續念高中。有次無意中聽到爸媽向人借錢給他用,激起他想到外頭闖闖的念頭。一開始父母並捨不得他受苦,然而堅毅的決心終於讓父母首肯,於高三輟學北上,成為珊瑚雕刻的學徒。

成為雕刻師傅後的五、六年,面臨環保意識抬頭及外銷匯差的衝擊,珊瑚行業沒落,他失業了。回想當初出外工作的志向是:「一要學會獨立,二能讓父母安心」,他不想就此認輸依靠父母。陸續找了不同的工廠工作,總做沒多久就被老闆建議去「找更適合的工作」,於各工廠間短暫游移。幸好國中同學收留他,儘可能的協助他度過難關。就這樣撐了一年多,因緣際會下,看到夜市有人以販售草葉編織維生,李永謨老師記起在農村玩草編的回憶,興起試試看的念頭。

天無絕人之路,老師果然靠著草編成功謀生。某天,一位常客老奶奶再次購買草編螳螂,說起「上次買的螳螂枯萎變形,已經不好看丟了,要再買一隻回家給孫子玩。」使他開始思考如何延長這些草編的賞味期。回想起童年調皮折樹的情景,憶起樹枝不易扯斷的韌性,從此投入樹種特性的研究。

李老師心想國內各大專院校設有園藝系、森林系,原以為學術團隊的研究能幫他找到適合的材料,遍訪各校的教授後,獲悉他們的專長在森林保育及病蟲害防治領域,對他想求取的知識並無所獲。於是,土法煉鋼自己嚐試,到處撿拾被工廠丟棄的樹皮、園藝修剪下來的樹枝,一、兩年後,累積了兩、三百種的樹材檔案,他歸結出靭性強的白樺樹、青桐樹樹皮可以拿來編小螞蟻等細緻的昆蟲,靭度普通的可以拿來做花,還可以染色,就此開創全新的樹皮工藝。爾後,更進一步研究葉脈,讓創作有更多元的結合。

從事樹皮的研究歷程裡,李永謨老師體悟到生命的真諦。大自然神奇安排的結果,始終找不到同一棵樹的樹皮及葉脈皆可同時利用的樹材。從樹」上獲得生命啟發「樹的不完美,就如同人的不完美;只要有一專才,朝此去發揮,就好。」他找回這些綠色廢材的生命價值,再生、綻放,藉此試圖喚醒人們應該向大自然學習知足、謙卑。因為只有最純淨的大地,才能孕育出心地純淨且寬大的人們並帶來無盡的快樂。您,感受到了嗎?